栏目列表

热门新闻

  • 局部地区气温降幅超15℃
  • 实现以开放倒逼改革的效果
  • (北京晚报)
  • 可能就会失掉北京的一些机会
  • 不过
  • 大力发展节能环保绿色产业
  • 李静慧表示
  • 纠结于该带几件衣服
  • 对外开放是一条有效路径
  • 浙江还将打破部门之间的
  • 所以不能干讹人的事儿
  • 我们赞成两岸商签文化交流协
  • 当时如果有人跟我说这树挡事

    2020-12-28 19:05

    赶到现场的巢湖市园林处一位黄姓主任查看现场后称,他只知道这棵树是属于私人的,但也找不到树的主人,“这样的话我们也无权处置。”

    反映

    昨天上午,记者首先来到张先生的户籍所在地南苑社区,社区书记金家生接受了采访。“树主人虽然是我们社区的人,但我们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,而且大树也不长在我们辖区。”金书记了解情况后告诉记者,根据社区区域划分,大树属于金码头社区,“这个事情我们管不了。”

    记者:如果现在有人跟你谈,要移走大树怎么办?

    “这棵树难道真的没有办法移走吗?非得等到出大事才能引起重视?”12月10日,巢湖市民李先生向本报反映,他前几天晚上骑车路过此处,由于天很黑看不清楚,险些一头撞到大树上。“要不是最后看到那块反光膜,就直接撞上去了。”李先生心有余悸地说。

    多部门称不知道树是谁家的

    大树主人找到了,但交通隐患该由哪个部门来排除、是砍伐还是移栽仍未明确。采访中,有人建议记者找到辖区街道或社居委,或许他们能处理此事。

    两个社区均回应称“管不了”

    记者随后来到金码头社区,该社区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,牡丹路和官圩路交口中间的这棵树社区知道,但大树的主人是谁他们也不清楚,这么多年了,也没有人来谈过相关事宜,“找不到人所以管不了。”

    路中间“树坚强”常引发车祸

    接到李先生的反映后,12月10日下午,记者来到巢湖市牡丹路和官圩路交口,看到路口其中一条斑马线上有一棵粗壮的枫杨树,树有洗脸盆那么粗,枝繁叶茂,树冠上还有电线穿过。记者注意到,大树从根部向上围起一个高1米多的圆柱形铁皮罩,表面还贴了反光膜。

    对话

    大树主人:九年多没人找过我

    张先生:大树影响交通,肯定要移走,但这棵树栽种了这么多年,现在跟我年龄差不多大,我多少会要些补偿。

    这棵大树的主人到底是“何方神圣”,让这么多部门一番好找?昨天上午,记者再次来到大树边,寻找线索无果的情况下直接吆喝了一嗓子:“请问这棵树是谁家的呀?”却有了意料不到的收获。这时,路边做生意的一位女士指着马路对面告诉记者,你别喊了,大树主人就住在那边。

    调查

    10日下午,记者联系上了巢湖市交警部门,该市园林处有关负责人随后也赶到现场。负责该区域的交警一大队一中队中队长徐守志告诉记者,这棵大树就在斑马线上,还刚好占据着一个右拐弯车道,从官圩路拐弯上牡丹路时,驾驶员存在一个盲区视角,很容易撞上去。此外,大树上端就是电线,更增加了危险系数。

    记者一声吆喝就找到树主人

    记者随后把采访意图跟老人家解释一番,老人这才告诉记者,大树的真正主人是她的小女婿。随后,在老人的带领下,记者顺利跟大树主人张先生碰了面。张先生说,以前自家后院里有两棵树,2004年官圩路大修,后院被拆掉了,两棵大树从原来的院子里“长”到了马路中间,随后他修自来水时把其中一棵大树砍掉了,但施工方一直没人找他说另一棵树碍事,他也就一直没管。

    记者在此观察发现,从官圩路右拐弯进入牡丹路,稍不注意就会撞到此树,特别是一些大型车辆,常常与树干擦肩而过,险象环生。

    张先生:九年多没有人找我谈过,当时如果有人跟我说这树挡事,影响交通,我肯定就把这棵树一道砍掉了。

    记者:这树有多大“年纪”了?

    记者:为什么一直没管它?

    “西坝口那棵树一年确实要酿成十多起事故。”巢湖市交警部门一位事故民警向记者证实。至于为何没人来移走,他也感到很纳闷。

    追踪

    张先生:树龄应该有三四十年了。

    走访

    巢湖市牡丹路和官圩路交口,一棵高大挺拔、枝繁叶茂的枫杨树“长”在道路中间已9年多,被当地人笑称为“树坚强”。树本无罪,但其所处的位置太不合适,曾有各种车辆撞上去过,尤其是晚上更危险,交警称“一年要发生十几起事故”。这么明显的交通安全隐患为何没有部门处理?记者对此展开调查。

    记者随即穿过马路来到大树正对面,牡丹路边的一处门面房。“刚才听说对面这棵大树的主人在这里,请问是哪位?”听到记者的问话,一位70多岁的老奶奶立即上前答应道:“是我的,你有什么事情?”

    “我们也向上级部门反映过。”徐队长介绍说,他了解到此树不是“公家”的,而是属于私人的,可能是当时修路时,赔偿没有协调好,问题就一直遗留下来了。“我们也无权将这棵树给砍掉或者移走。”徐队长说,交警部门找不到树的主人,只好给大树安装了一个铁罩子贴上反光膜提醒司机注意安全。